首 页 | 设为首页  网站地图  帮助  加入收藏  人员查询
城市观察
首页 > 理论文苑 >

由“愚孝”说开去

市场信息网 - 城市观察   2018-04-11 21:50:06   来源: 城市观察周刊   作者:何正坤   

  “愚孝”!一后生这么评价其叔。其叔对其奶十分孝敬,其父母极为不满,因为有过矛盾。后生受其父母怂恿,便鄙夷其叔“愚孝”。

  且不去探讨后生的家事,清官难断。单说“愚孝”二字,颇为值得玩味。“愚孝”,显然是孝敬到愚蠢或愚昧。那么怎样的孝敬便可谓之愚蠢愚昧呢?没有答案,也没有人敢给出答案。因为,天下孝为先。

  中国古有“二十四孝”,是孝文化中的瑰宝,是一道深邃的光芒,从远古穿越而来,照亮了千秋万世。“百里负米”者子由、“亲尝汤药”者汉文帝、“拾葚异器”者蔡顺、“埋儿奉母”者郭巨、“刻木事亲”者丁兰、“怀橘遗亲”者陆绩、“闻雷泣墓”者王裒、“卧冰求鲤”者王祥、“尝粪忧心”者庾黔娄,等等,他们的孝道都很“愚”,“愚孝”到可笑,是那些轻浮之人不屑为之的事。而他们不只名垂千古,且成就了大事,因为他们怀有一颗尽孝尽善的心。

  古代有个大孝子,叫韩伯俞。他的母亲在他犯错时,总是严厉地教导他,有时还会打他。待他长大成人后,当他犯错时,母亲的教训依然如故。有一次母亲打他,他突然放声大哭。母亲很惊讶,几十年来打他从未哭过。于是就问他:“为什么要哭?”伯俞回答说:“从小到大,母亲打我,我都觉得很痛。我能感受到母亲是为了教育我才这么做。但是今天母亲打我,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。这说明母亲的身体愈来愈虚弱,我奉养母亲的时间愈来愈短了。想到此,我不禁悲从中来。”那位后生若是听了,肯定又得笑一回可笑的“愚孝”人了。

  现实之中,这样的“愚孝”者,其实大有人在。我的身边便不乏其事,随手即可拈来。

  好友炳龙,慈眉善目。说起他的孝敬,令人感慨。将近六旬了,自出生到现在,和父母共同生活的时间不超过两年。母亲生下他,便扔给了奶奶,自己去新疆工作,亲情寡薄如烟。母亲每月寄五块钱给奶奶,生死不管。炳龙上学工作娶亲生子,均由奶奶解决。父母除了给点钱买房、开店及供孙子读书,其他事情概不过问。以为父母退休了,会来到他的身边,合家团聚,共享天伦。不然。父母如一片云,东飘西忽,先去厦门买房定居,再去昆明买房定居,转了整个中国,就是转不到炳龙身边。父母皆高薪阶层,退休金丰厚无虞,或嫌子孙纠缠,或恐炳龙觊觎,宁肯飘在异乡,独享自乐。待转回炳龙身边,是母亲得了脑梗。母亲的圣旨从昆明传来,不容置疑。母亲令他放下工作立即奔赴昆明伺候左右。炳龙的媳妇得令,即丢下门店,去昆明服侍数日。再将二老请回来,随时伺候。二老性情一向不和,河北的爹,扬州的娘,硬是凑合了一辈子,吵骂是家常便饭。如今要去养老院,坚持各自为政。于是一去花果山养老,一去孔望山养老。炳龙从此忙于奔命,隔三差五去巡山,疲惫不堪。再后来,母亲腿脚不便了,这是脑梗后遗症,康复无望。母亲心有不甘,偏要住院治疗。炳龙接旨照办。母亲又下圣旨,二十四小时守护。炳龙和媳妇白天黑夜轮流照应,精疲力竭。炳龙白天上班,夜里陪护,睡眠不足,工作受挫。邻床都看不下去了,劝其母亲让儿子晚上回家休息。母亲能走能动,何需儿子夜间陪护?母亲不予理会,只丢下硬梆梆的两个字:不行!

  若被那位后生瞧着,炳龙何止是“愚孝”,简直是“白痴”。而炳龙的回答很简单,她给了我生命,有什么比得上生命之重呢。够“愚”的吧?

  还有一友,我爱人的同事,年方三十的白主任。白主任的母亲年轻时貌美,却嫁给了大她二十岁的男人。从此,夫妻争喋不休,父亲常常挂彩。白主任读高中时,不堪家庭之扰,索性租了房搬了出去。母亲性情古怪,不只和父亲合不来,和她自己的父母也无来往。待白主任有了家室,母亲也不来往,连孙子都不看一眼。

  最近,母亲病重,住进了医院。父亲早几年去世了,伺候母亲的重担落在了白主任肩上。母亲一辈子挑剔,令白主任为难。白主任做的饭,母亲嫌难吃,只好请来小姨做饭。医生看病,母亲洁癖不让碰。白主任在医院里跑上跑下,还常遭母亲白眼。父亲当年是老中医,一生的积蓄都存在母亲那儿,白主任至今分文未见。白主任却没有丢下母亲,他是独生子,每天又要上班,又要跑医院,忙得两头冒烟。

  这些是“愚孝”一簇的真实故事。

  何谓“愚孝”?我们难以评判。查百度百科,对“愚孝”有所解读,说孔子是“反对”愚孝的。孔子反对的愚孝是什么呢,说了个故事:曾参站着不动,任由父亲挨打。孔子认为,在父亲失去理智的时候,拿着大棒乱打,如果打死、打伤或者打成残废,父亲冷静后会感到十分懊悔,会给父亲的心灵上留下沉重的阴影,永远无法摆脱。所以真正的孝子要逃避父亲的盛怒,避免给父亲造成精神伤害。

  这是在指责尽孝吗?不是,这是在褒扬孝道。孝道也要有理有节,不能给父母造成心理伤害。孔子的反“愚孝”,其实是为了做到真正的孝顺。反“愚孝”并非不孝,而是为了更好地尽孝。反“愚孝”更不是忤逆之徒的借口,为不孝作幌子。

  父母不是圣人,也是普通人,生于平凡。凡人自有凡人事。倘若父母对子女有过批评,有过偏激,有过打骂,便从此不尽孝道,声称不做“愚孝”之人,甚至宁背世人辱骂,甘当忤逆之徒。往小里说,这是不孝,心术不正不仁不义之流;往大里说是对孝文化的践踏,是对中华传统的挑衅。然而,在世风日下、疯狂拜金的年代,这种自私自利者大有人在,不胜枚举。遗弃老人,仇视父母,诽谤长者,诟病亲人,这些卑鄙之举正在文明的角落里滋生,不免令人担忧。

  社会在进步,传统在遗失。财富越积累,文明越焦虑。现代人享受着现代文明,过着舒适安逸的生活。一旦遇上点烦心事儿,有些人习惯用钱解决,有些人选择了逃避。有一搞装修的老板,家财万贯,儿女齐全。老板母亲住在低矮简陋的平房里,没有装修,没有空调电视。母亲病重后,老板安排下属侍母,自己和子女不踏平房一步。

  然而,尽孝岂是金钱所能解决的。爹娘辛苦了一辈子,就盼着老了能儿女绕膝,子孙满堂。现实却偏偏不尽人意,空巢老人已成了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,成了政府亟需解决的重大问题,却没有人去谴责那些置老人于不顾一心挣钱贪图享受的不肖子孙。

  存在便是合理。老人辛苦一生,难道是应得的下场?

  做个“愚孝”的人吧。你才无愧于父母,无愧于儿女。你为儿女立了榜样,你才能赢得儿女的孝敬。当你老了,才无愧自己。

  “愚孝”是绿,能激活文明之根;“愚孝”是灯,能温暖老人的眼;“愚孝”是风,能点燃生生不息。这个“愚”不是愚蠢,不是愚昧,是要有一颗愚公那样的恒心,持之以恒地尽孝尽道,让孤独的老人不再凄凉心寒,让泯灭的古老文明在大地上复苏。

  (何正坤,笔名何尤之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。2007年作者开始纯文学小说创作,先后在《四川文学》《鸭绿江》《山东文学》《阳光》《福建文学》《西北军事文学》《雨花》《绿洲》《创作与评论》《读者》《安徽文学》《芳草小说月刊》《滇池》《特区文学》《中国铁路文艺》《厦门文学》《牡丹》等杂志上发表小说、小小说、散文、诗歌等二百余万字,出版短篇小说集《真水无香》、中短篇小说集《金店十二钗》、小小说集《麦色浪漫》等,并有小说及小小说在国内获奖。


责任编辑:吕楠

上一篇:李忠杰谈《党章内外的故事》:96年来历经18个版本修订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网站首页 | 市场信息报企业文化部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版权信息 | 常见问题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
客服电话:010-65577045 Email: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十里堡甲3号院城市广场2号楼24B-D 邮编:100025
Copyright © 市场信息报 晋新网 备案证编号:14082028 晋ICP备10201605号
页面执行时间:秒 Powered By:scxxb.com.cn